检索词:
学院首页 学院介绍 教学服务 学生事业 学术团队 学术研究 学术刊物 校友情谊
  汕大文学院
 
   首 页
   学院新闻
   学院通知
 
 
 
招生就业 华文文学
学术会议 教师接待日
人文论坛 资源下载
 
 
  陈洪教授妙谈“‘魔童”哪吒的前世今生
发布日期:2019-12-05 浏览数:223次

 

洪教授妙谈“魔童”哪吒的前世今生
 
  11月22日晚,受汕头大学文学院的邀请,南开大学讲席教授、国家级教学名师、原南开常务副校长陈洪教授在汕头大学图书馆报告厅为汕大师生进行了题为““魔童”哪吒的前世今生”的讲座。陈洪教授就《哪吒之魔童降世》电影大热的文化现象,从古代文学的角度追古溯源,解析了“魔童”哪吒形象的演变过程,他用幽默风趣的语言,详实丰富的史料,为听众展开了一段奇妙的历史文化之旅。讲座现场座无虚席,掌声、笑声不断。
 
 
 
  哪吒形象的影视题材作品早在过去就层出不穷,而“魔童”哪吒的电影为何能在此次取得巨大的成功呢?
 
  陈洪教授认为,这个电影基本架构一方面它保留了以往哪吒形象的基础元素,如脚踩风火轮、身披混天绫、手持火尖枪的造型,同时也保留了不断闯祸、与龙族的两次冲突、为父母“舍身”的基本故事情节,这首先使得观众认可这是我们所熟知的哪吒。
 
  另一方面,作者做了两个大胆的创新:一是改变了哪吒与敖丙的关系,二是重新设计了申公豹和太乙真人的形象。在这一部分的故事里,作者巧妙地运用“嫁接”,借鉴了另一部经典作品。”
 
  在中国古代文学批评中,这种‘嫁接’的手法又被称作“偷意”。这是由唐代中期的一位名为皎然的诗僧在《诗式》中提出的“三偷”之说。皎然以为,“偷语最为钝贼”,“偷意,事虽可罔,情不可原”,只有“偷势,才巧意精,若无朕迹”。陈洪教授为我们阐释,“偷势”是最高层次,意为偷狐白裘之手也,妙手空空,取前人之意境而不露痕迹;“偷语”是层次最低的,指偷取效仿别人的语句;二者中间叫做偷意,即,你受人启发,内容袭取前人的意旨,甚至有所模仿,但是没有抄袭,这样的可以从宽对待。说到这,陈洪教授说出了他的观察,他指出“魔童”哪吒与古龙的小说《绝代双骄》里的江小鱼是有异曲同工之处的。
 
 
  “哪吒的形象其实是一个漫长的、出乎人们意料的发展的过程,而‘嫁接’之所以会成功,也需要我们追溯他的文化因子。这也是讲座的重点。”陈洪教授说。
 
  哪吒的形象是从佛教文化中逐渐蜕变而来的。在最初的佛教经典中,哪吒只是一个咒语的发音。在唐玄宗时代,佛教从印度传入中土后,“哪吒”逐渐拥有了人的形态,变成了护法凶神,在当时的中国人看来,神的形象必须是善良的,而印度却不然。哪吒传到中土后,受到在本地文化的影响,哪吒的形象开始趋于多面,逐渐增加了“善”护法的一面。与此同时,哪吒与天王之间的关系也由最初疏远的“祖孙”关系变成了佛教色彩浓厚的的“父子”关系。
 
  到了北宋中前期,哪吒又有了新的内容。据《禅林僧宝传》中记载,哪吒析骨肉还父母,然化生于莲花之上。这一则是为报答父母,二则是为讨论佛教“诸法无我”话题。但是,自佛教中“文字禅”的提倡后,宗教文化和世俗文化开始交互影响,原来的禅意渐变,世俗对哪吒展开了许多想象与误读。这使得哪吒形象包含了十分独特的成分:惨烈而又带有哲理的剔还骨肉,美妙而又包含宗教寓意的莲花化身,叛逆而又令人同情的弑父心理……这种恶与善、魔与仙都熔铸到同一个形象中,给文本创造了一个“可写”的再创作的空间。
 
 
  最后,陈洪老师围绕着“经典再造”的主题,从创意写作的角度与观众们简单地解读了另外一部经典《西游记》,并通过孙悟空和牛魔王在电影《大话西游》中的形象,引导观众共同去思考“经典再造”成功的原因。
 
  讲座内容引发了听众极大的兴趣,同学们不断提问,各抒己见,陈洪教授一一作了精彩的解答。
 
撰稿人:黄菀洁